低頭時代的疏離,在桌遊找解答

你知我知好學網 | 2015.03.05 2268
Normal

過去十年,我們從玩撲克牌、打麻將到看電視、玩WII、PS等電子遊樂器材,如今我們又回到了牌桌,這次玩的是「桌遊」。

「桌遊」是拒絕當低頭族和電玩宅男的一帖良藥,結合了益智、策略、心機、反應,桌遊除了低成本、高效益,還打出了一張智慧型手機無法應付的牌,面對面的人際關係。

「這些桌遊都是我們拿來研究的素材。」台科大應用科技研究所侯惠澤副教授指著地上一大箱的遊戲笑著說,書櫃上排滿多款桌遊,桌上則疊著一本又一本厚厚的社會學原文書。

侯教授費時八個月,與桌遊設計師南瓜妹透過產學合作,做出兼顧遊戲性和認知心理學的成果「走過.台灣」,用桌遊實踐「微翻轉」的概念。

不同於翻轉教育,「微翻轉」是用課堂開始的前十到二十分鐘,透過遊戲和活動,提高他們對學習的動機和熱情。

暖暖國中的王老師是第一批開始嘗試微翻轉教學模式的老師之一。理化課開始前,他讓同學們模擬遇到船難後,漂流在大海,只有十分鐘的時間選擇工具,要製造出可以飲用的水,不然便會渴死在海上。

學生們在工具選擇時便開始討論,就算結果是「渴死」也還會好奇該如何才能保存性命。侯教授的研究數據顯示,學生們在滿分五分的心流測試中,都至少達到四分的成績,反映出他們是認真的在進行遊戲。複雜的海水蒸餾法在學生眼中變得活潑有趣,經過遊戲開啟學生的熱情和動機後,無論是老師的教學品質和還是學生的學習成效都有顯著的進步。

「以前的老師都各憑本事啊,還要說笑話、跟主持人一樣,帶課堂氣氛,」侯惠澤笑說,每個班級的學習動機跟成果落差大,桌遊,就成了老師們能專心在教學上的解方,也能確保各班的動機不仰賴老師的「熱場」能力。

你可能會好奇,遊戲跟學習真的能扯上關係嗎?侯惠澤笑著說,「你們玩過家家酒嗎?」

在遊戲中學習是天生而來的本能。像是丟球可以訓練我們的肌肉和協調能力,扮家家酒讓我們模仿、學習成人的行為。桌遊透過選擇和反應,在人與人接觸的過程中,打開學生對知識的熱情,「遊戲,是一種自我的、自由的生命活動。」侯惠澤教授說。

遊戲讓孩子找到真正的自由,同時給他們機會認識自己。在求勝的過程中,他們反覆地反省自己,透過討論或是自我檢討來增加下一次獲勝的籌碼,不斷進步、想要變強。

而桌遊不單單只適合兒童和年輕人,同樣適合社會大眾,有企業為了員工新訓和徵才,專門設計一款桌遊,判斷他們是否能擔任可靠的合作夥伴。聯誼時,還可以靠桌遊,展現出色的表達能力和人格特質。桌遊不再是簡單無腦的party game,它已經變成交際生活的一部分。

目前市面上的桌遊還是以遊戲導向為主,但設計過、實驗過的特色桌遊卻如雨後春筍般冒頭,像親子互動類的一對一桌遊,讓家長不當陪玩的大人,而當孩子的玩伴,陪他們一起去冒險、探索,建立家庭內的信任感與安全感。

低頭時代的來臨,讓我們更需要強化人與人之間的親密感,隨之而來的桌遊浪潮是此世代的解答。而當桌遊不再只是遊戲,而是結合知識、教育、人際關係時,玩遊戲,可能是下一次你跟朋友、家人、學生最好的共同活動之一了。

關鍵字:

留下你的看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