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課前預習】社企流創辦人林以涵:「我們會一直做別人還沒做的事」

你知我知好學網 | 2014.07.17 1248
Normal  teacher

她總是跟我說著「會創業是個意外」、「她完全不是個創業的料」。下一次見到她卻在跟諾貝爾得主尤努斯說話,再下一次聽到她的消息,是跟台北101董事長宋文琪、中央研究院長翁啟惠、童子賢、詹宏志一同被選為行政院全國經貿會議顧問。

她是社企流創辦人林以涵(Sunny),二十八歲的年紀,在台灣談起社會企業卻幾乎人人都會提到他。

社企流網站是一個社會企業資訊匯流平台,平台上包括國內外社會企業的介紹、最新發展趨勢,甚至大大小小的相關活動與人力需求。今年召開的年會高達一千多人購票參與,發行的《社企力》一書,介紹了12 位知名華人社企先驅的創業心法、10個社企創業的利基評估指標,介紹台灣、亞洲、全球最新社企趨勢,堪稱是台灣關心社會企業者的必讀聖經。

作為總編輯的Sunny,其他人眼中的模範青年,卻一直堅持創業真的是個意外。「我不是一個適合創業的人,因為我個性上很多不適合啊,」Sunny說她不喜歡拜託別人、不喜歡承受風險、不喜歡與不可控制性共處。的確,不太適合創業。

領她走到現在這裡的,是一位前輩的拒絕。

當時她興沖沖的從美國回來,修讀完社會企業管理、累積了社企管顧公司的經驗想投入台灣其他社企扶植團體時,前輩卻阻止了她,「他說,這個領域需要的是創業者,」Sunny回憶,但不確定自己是否真能成為創業家,走上自己從沒考慮過的方向,被拒絕的Sunny只好開始先從計劃開始做起。

不要怕把手弄髒

回憶當時的猶豫,現在看過了不同社企、不同創業者,「我發現,那些成功的人都必須要為了自己喜歡的事去做不喜歡的事,」Sunny說,好像是一個必須的過程,Sunny開始想自己的個性能做什麼,一切從一個資訊平台開始,幾個夥伴開始架網站、翻譯文章,一篇一篇的把社會企業的故事帶進華文世界。「不只是要彌補那個資訊落差,而是要讓大家都了解社會企業背後的挑戰跟機會,然後還想把大家聚集在一起,否則力量都分散了,實在很可惜。」Sunny說出社企流成立的初衷。

如果社會企業也算是一個產業,那與創業家不夠多的問題相伴的是「第二線支持系統」的不存在,就像每個產業可能有育成中心、協會、專法支持甚至是媒體傳遞消息,而對台灣的社會企業來說,當時都是缺的,談不上資訊交流、資源交換,「就像蛋生雞、雞生蛋,創業家因為這樣數量就多不起來,」Sunny說。

在如此的條件下,社企流其實做的就是構築整個Ecosystem的工作,沒有資源、沒有人,他們六、七個人以及後來的志工們就這麼慢慢的累積,有如做苦工一樣在生態圈裡沒人要去的地方鑿啊鑿的,她說當時的自己,每天坐在電腦前無時無刻都在看網站,一直修、一直修,也不知道做下去未來會怎麼樣。

「樂觀一點看你們是在藍海啊,」我想說鼓勵一下,Sunny沒有花一秒鐘想就回答了,「但你知道,人家說藍海也可能是死海啊!」她講完自己大笑。

跟當時不同的是,社會企業對現在的年輕人來說並不陌生,創業家數量跟整個環境應該都有好轉?

「有興趣的人多,但是真的願意吃苦的人很少,對大部分人而言參與社會企業領域是nice to have,不是must have。」Sunny觀察,創業家其實是非常孤獨的,很多事都必須自己一步一步來,要重複的修正、嘗試,「真的不能怕把手弄髒,」Sunny提醒。

Aim high, but start with little.

把手弄髒,而且還要蹲低。「Aim high, but start with little.」Sunny說,一開始的社企流就從華文資訊提供開始,沒想到慢慢地集中了社群,「從一件小事開始做,努力做,做到成為專家了,資源就會來了,」

社企流從一個計劃,到去年底正式成立公司、踏上創業的路,開始辦起草地學院、工作坊等活動,一步步向前。還記得Sunny說她沒想過創業,「是什麼改變了嗎?」我問。

「你就是發現了一個非你不可的事情,」Sunny說,有了大家的期待、有了網路社群、有了資源,社企流逐漸變成了第二線支持系統,「我喜歡幫助他們,看著他們越跑越快的感覺,」Sunny說。

發現一件非我自己不能做的事,就沒有二心了。

「如果要我選一件事,做個2、30年都不放棄,那就是社企流,」Sunny的答案很篤定,「除非失敗了,不然我們會一直做別人還沒做的事,把生態圈不斷擴大、健全起來,」她口中的這件事,就是社企流的下一步:iLab。

享受做「蝙蝠俠身後的羅賓」

成立公司之後,社企流引進英國最大社會企業育成組織UnLtd,成立「社企流iLab」,將提供有意創業者為期半年到一年的種子獎金、主題培訓與導師諮詢。

你可能會好奇,台灣政府民間有許多創業資源、輔導計劃,為什麼社企流要引進UnLtd?

Sunny講出了之前的故事。一個輔導創業的單位找了幾個創業家詢問意願,Sunny是其中之一,對方提出了幾個KPI、期待短期之內能夠達到的規模等,「這到底跟我有什麼關係?」Sunny心想,沒有數字、沒有快速規模化的打算,社會企業挑戰社會價值與商業價值兼顧,往往是從來沒人過的事,創業者因而需要更多信心與耐心,但培育計劃通常要的是「全壘打型」的新創公司,更別說他們看的是數字,而那往往不容許實驗性、追尋社會價值。

UnLtd在世界上有十個國家,幾乎一半在亞洲,強調陪伴人才、資源互通的網絡,正是社企流引進的原因。「我們之前就是一路這樣過來的,我們有很多前輩幫助,很多資源匯集在這,我們才能順利的走到現在,」Sunny想把自己曾受過的幫助、資源,讓更多創業家能夠享有。

「以熱情作為催化劑、耐心作為穩定劑,從點子到實踐,陪伴你完成社會影響力實驗。」我想任何一個社會創新團隊看到這句,心都會是暖的,字的背後也能看到踏實的協助。

為了完成iLab的設立,社企流又做了好多努力,到處拜訪、邀請社會企業家和專業經理人擔任導師、尋找資源,「結果發現比做社企流還累!」Sunny說,因為與一般培育商交換股權的投資方式不同,也不看死板板的數字,新的模式有時候顯得難以溝通,「我們會一直這樣跑在前面,去找自己的價值,去做別人不做的事,」Sunny認為社企流的資源能減低每次新嘗試的成本,因而可以作為前鋒,不斷拓展生態圈。

「最後環境變好、創業家會變多,帶進來的資源就會更多了,」看向未來,Sunny仍舊把整個生態圈的成功看作自己的使命。就像7/19社會創新講座的所有團隊,每個實驗挑戰的都是一個領域的新模式,帶起的都是整個生態圈的正向發展。

迎接共好世代

做別人不肯做的事,這是這一群三十歲左右創業家共同的特色,但也因為他們願意如此把手弄髒,未來才有更多的路可以走,生態圈才能越來越好。

一群追求共好的創業家,一個共好的世代,你想支持他們嗎?7/19,歡迎你一起來聽聽他們的苦與樂。給他們更多向前的動力。

社會創新論壇:拼經濟又改變世界?看台灣德國六大團隊如何實現!(詳情、購票

http://uknowiknow.com/pages/events/e2014master.html

關鍵字:

留下你的看法